观看记录 清空
    • 视频
    • 资讯

    黄蓉沦落传 1~40

    2021-06-24 20:59:27 玄幻仙侠 1218阅读

    本篇最后由 gpo1ws00 于 2019-3-17 18:06 编辑
    (一)苟且偷生在襄阳的大牢中,伯顔接见了黄蓉,伯顔早就对武林第一美人,素有女诸葛之名的黄蓉早有耳闻,如今一见,果然是名不虚传。虽然此刻黄蓉成了阶下囚,但她俊俏的美人脸还有绝佳的气质无论如何也是掩盖不住的。

        “郭夫人,老夫早就对你神往已久,如今一见,果然是名不虚传啊。”

        伯顔戎马一生,算得上是蒙古的名将,年过六十只有两个儿子,长子三十,小儿子仅三岁,伯顔的夫人因难産而死,现在一见黄蓉,顿时就想将黄蓉纳爲夫人,虽然这麽想,但想征服女诸葛,还爲时尚早。

        话说黄蓉这边,黄蓉手脚都被铁链锁住,对伯顔的话,黄蓉置之不理,扭过头去,连看都不愿看伯顔一眼。黄蓉的冷豔返到激起了伯顔的兴致,伯顔上下打量着黄蓉,黄蓉穿着布衣黄衫,下身也被遮住仅露出小腿,但黄衫遮不住黄蓉傲人的身材,她胸前凸起的两座高山伯顔也是看在眼里,而且黄蓉的小腿精细白皙,让人看了更想让去摸一番。

        “郭夫人,就不想和老夫好好谈谈麽,如果你不配合的话,我可是会杀了你的。”伯顔笑着说道,黄蓉却依旧冷眼相待:“你要杀便杀,不必费口舌了,我是绝对不会投降蒙古鞑子的!”

        伯顔知道,现在需要来点硬的了,他双手摁住黄蓉的两腕,直接将双手的铁链扣到一起锁到了后面的墙上,黄蓉直接就躺在了地上。

        她知道眼前这个粗野的汉子想要做什麽,于是便不顾一切的反抗,可是黄蓉双手已经被锁住,双腿也被伯顔握在手中,现在能做的只能说蠕动身体。

        可是黄蓉扭动这身体,乳房急剧晃动着,伯顔直接将手伸到黄蓉胸前,将黄蓉的上衣撕的粉碎,黄蓉粉嫩的酥胸就这样一览无余。

        黄蓉羞愤的留下眼泪,已经如此在无办法的黄蓉想要咬舌自尽,可是黄蓉嘴角微小的动作被伯顔察觉,立刻将铁环塞进黄蓉嘴中,黄蓉如今已是任由伯顔摆布了。伯顔用嘴咬住黄蓉的乳头,又伸出舌头在乳头上来回拨弄,黄蓉的乳头被伯顔玩弄了勃起,变成了粉色的奶豆。

        “啊……啊!”黄蓉脸上突然变得红润,看来是伯顔的前戏让黄蓉有了反应,不过黄蓉的小嘴被塞住,只能是“啊……啊”的来表达此刻的“爱意”。

        黄蓉的身体开始抽搐,白色的大奶不停的晃动,不知不觉间口水都留了下来,这一切伯顔看在眼中反而更来感,他迅速扒下了黄蓉的裤子,黄蓉白色的亵裤露在面前。黄蓉双腿夹紧,想制止伯顔的“进攻”,但被伯顔轻松掰开,一下亵裤就被扯下来,黄蓉的下身正式开幕了……伯顔双手抱着黄蓉的屁股抬起,将黄蓉的阴户凑到面前。黄蓉的小穴粉嫩的好像没有用过一样,没有像其他妇女那样因爲生完孩子就变得松松垮垮,两片嫩肉十分紧致,中间的阴蒂也鼓得像豆子一样。伯顔轻轻在两片嫩肉之间摸了一下,没想到黄蓉的骚屄中爱液开始不停的向下淌了。

        伯顔抬头看了看黄蓉,只见黄蓉一脸红晕,侧这脑袋躺在那,嘴里不停地娇喘,但眼睛好像失了神一样。“怎麽了,郭夫人,这麽快就高潮了麽。”

        伯顔把黄蓉的鲍鱼拨开,掏出肉棒就插了进去。

        “啊……啊……啊!”黄蓉对这突如其来的沖刺没有任何防备,一方面受到了惊吓,另一方面又感觉到了一丝快感。

        再说回伯顔,伯顔的肉棒被黄蓉的肉壁紧紧裹住,连伯顔都没想到一个屄里出来三个孩子的母亲还仍旧能这麽紧。伯顔一边双手揉搓这黄蓉的大奶,同时下体加快了抽插,“噗哧……噗哧”的声音愈来愈密集,黄蓉可以很清楚的感知到伯顔的肉棒已经插到了自己的花心。

        伯顔双手捏住黄蓉的乳头,用力一提,直接拉着黄蓉的乳头给黄蓉拉了起来,下体在不停地碰撞,肉体与肉体之间发出“啪啪”的声音。黄蓉双手被锁住固定在后脑勺,硕大的淫奶被伯顔抓在手中,两股之间夹紧伯顔的肉棒,这让黄蓉欲飘飘欲仙,欲罢不能。

        “啊!”伴随一声浪叫,伯顔将滚滚的浓精射入黄蓉的内壁,黄蓉先是感到了一阵滚烫的暖流,而后惨叫一声,昏死了过去,伯顔拔出了肉棒,黄蓉虽然失去了意识,但下身的淫水夹杂这伯顔的精液喷涌而出,飞溅的到处都是。

        伯顔见黄蓉昏死过去,连忙探视鼻息,以爲黄蓉经受不住被自己肏死了,但发现黄蓉只是昏死过去,就找来军医。他穿好衣服留黄蓉赤身裸体躺在牢中,他不由得赞歎,黄蓉果然是中原第一美人,肉体真是让人流连忘返。

        军医诊断完黄蓉之后,告诉伯顔一个惊人的消息——黄蓉已经怀有一个月的身孕了。

        黄蓉醒来,发现自己已经不是躺在牢中,而是郭府自己曾经待过的床上,而自己则是赤身裸体,仅有一张被子盖着。“吱”的一声,门打开了,伯顔走了进来。黄蓉慌忙见用被子裹住身体躲在床头。

        “郭夫人醒啦!”伯顔笑了笑温和的打声招呼,黄蓉想起自己被他粗暴的奸淫对他是咬牙切齿。

        “淫贼,你还要怎样!”黄蓉怒视伯顔,想与他拼命。

        “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。”伯顔十分镇静:“郭夫人,现在襄阳百姓的性命全都系在你的一念之间了。你该不会看着你们全家苦心经营的襄阳破灭吧。如果你敢擅自怎麽样,哪怕是寻死,我们都会让襄阳的百姓一个不留!”

        伯顔的语气越来越硬气,而黄蓉被他镇住了,变得软弱下来。

        “郭夫人,你大概不知道吧,你已经怀孕一个月了,想必是郭大侠的吧,你就不想给你们家留个后麽?”

        黄蓉听罢也吓了一跳,慌忙说:“你这鞑子不要信口雌黄!”

        不过黄蓉也想到了,一个月前她确实也和郭靖做过一次,况且这一个月来她月事也未曾来,难道当真是有了?

        伯顔知道黄蓉半信半疑,不过他加快了步伐追问:“郭夫人,考虑考虑吧,你们家人已经不在了吧,如果你肯答应我的话,我可以保你和你孩子一条生路,如果你不答应……我就先屠城再打掉你的孩子,最后把你扔到军队里当妓女!”

        黄蓉感到了一股寒意……对于骨肉的事她也是半信半疑,但如今国破家亡,她的家人都以身殉国,只有郭襄下落不明不知死活,如果真的有了郭靖的遗腹子,至少也要给郭家留个后……母性在黄蓉的心里占据了大半,伯顔知道黄蓉已经软弱了下来,至少已经不再想寻死了,接下来只要慢慢来,早晚她会成爲自己的胯下淫奴。

        “郭夫人你先自己待着吧,老夫告辞!”

        伯顔刚走到大门口,只听见黄蓉在后面说:“将军……可……可否给我件衣服……”

        伯顔微微一笑,招呼丫鬟佣人拿了件衣服,打了盆热水进来,然后便走了。

        黄蓉款款入浴,她扒开阴唇,一股浓精流淌出来。黄蓉揉搓了番沾满精液的乳房,又梳理了自己淩乱的头发。旁边的丫鬟看着黄蓉美妙的肉体看到发呆了,她想帮黄蓉清洗一番,不料她刚刚接触到黄蓉的香肩,黄蓉猛的对她叫了一声“别碰我!”

        丫鬟微微一笑,揉着黄蓉的香肩说:“娘子不必如此介怀,奴婢是侍奉娘子的。”丫鬟见黄蓉不言语,就继续说:“娘子睡得不错,想必是被我们将军给好一番疼爱吧,说真的,将军自打妻子亡故之后还从来没有这麽迷恋过一个女人呢。”

        黄蓉没有说任何话,此刻她眼睛已经失了神,被人淩辱的羞辱让她痛苦不堪,满面通红。丫鬟顺着肩膀向下摸,摸到了黄蓉粉嫩的酥胸上。丫鬟的双手捂在乳头上,先是在黄蓉的乳晕上划了一圈,她能感知到黄蓉的乳头受到了她的挑逗开始勃起。

        “你不要再弄……不要……”黄蓉想阻止她的挑逗,可是才发觉自己浑身无力。“娘子,这是专门用十香软筋散做药引泡成的药浴,娘子在这里一定会得到充分的休息的,将军怕娘子洗不干净才特地命奴婢在此服侍着。”

        丫鬟揪着黄蓉的乳头,轻微的揪一下就松手,又伸出食指上下拨弄着黄蓉的乳头。黄蓉感到了一阵酥麻,“不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再……再弄了!你如果再……再玩弄我,我就……我就当场咬舌自尽……”

        黄蓉有气无力地恐吓着小丫鬟,内心深处却被那阵酥麻弄得春心蕩漾,她的身子开始发热,眼神更加迷离,呼吸开始变得急促。

        丫鬟倒也是不慌不忙,她将手伸入水中,抚摸着黄蓉的肚脐说:“娘子这番肚子里想必是怀孕了吧,如果娘子死了,连累了肚子里的孩子岂不可惜。”提到孩子的事,黄蓉立刻心软了,这时黄蓉突然觉得一阵恶心,捂着胸口想制止这一切,而丫鬟倒是很识时务,急忙拿来了一个盆轻抚黄蓉的脸,丫鬟左手捂着肚子,右手轻轻拍打黄蓉的背,黄蓉无法忍耐便吐了。丫鬟摸着黄蓉的蛮腰,感觉不可思议,她知道浴中美人便是黄蓉,不过她没想到黄蓉身材如此美豔,面若桃花身体白皙,身材丰满但不失苗条,但说这腰,本以爲生完孩子的女人腰都会变粗,可是黄蓉的腰细的好像没有过身孕一样,如果不是大夫诊断出来,当真看不出来这是个大肚婆。

        黄蓉呕了一番后,对自己的处境已经无比清晰,想不到自己这般年纪还能怀上郭靖的孩子,如今郭家覆灭,现在只有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郭家的后了……黄蓉想到此处变下了决心,也许自己会被蒙古鞑子淩辱把玩,但只要自己活着就有办法爲郭家留一个种,况且那个将军保证过孩子的安全,如今之计只能委曲求全了。想到此黄蓉不禁哭了,她恨蒙古人,她更恨朝廷,如果不是朝廷不来救援,他们郭家又怎能覆灭……还的如今自己孤苦伶仃还要苟且偷生,靠出卖自己的肉体来保护肚子里的孩子……黄蓉咬了咬牙决定活下来,她想起身梳妆一番,但双手无力,连真气也运作不来。黄蓉惊恐地看着身旁的丫鬟,丫鬟也知道黄蓉想什麽,说:“娘子不必惊慌,现在这十香软筋散已经侵入娘子身体深入骨髓,如今娘子的武功已然是无法使用了,不过和软筋散还是可解的。”黄蓉听罢忙问“那……那我的孩子……”

        丫鬟扶着黄蓉躺在床上,拿出针灸的针说:“娘子无需害怕,奴婢略懂医术,可以爲您扎一剂安胎针。”黄蓉无奈只得信了她“你叫什麽?”丫鬟不慌不忙说:“我叫小莲,娘子叫我莲儿就可以了,以后都是由我来照顾娘子起居的。”

        黄蓉赤身裸体躺在床上,双腿并拢十分规矩。小莲先抖了抖黄蓉的大奶子,双手将乳房向中间挤压,挤得黄蓉胸前沟壑深沈。小莲见到黄蓉的乳头此时已经变色,和平时比起来顔色更深,小莲拿出两根针正好扎在黄蓉乳头的小孔上,“啊……”黄蓉顿时淫媚地叫了起来。小莲却不慌不忙地解释“这两针是催乳针,娘子以后出奶可就靠它了。”小莲在黄蓉的大乳晕上划了两周,然后转向肚子。

        小莲先摸了摸黄蓉的肚子,又在丹田上扎了两针,黄蓉感觉自己有些闷,想制止却也动弹不得。小莲摸了摸黄蓉的美腿,就把黄蓉的双腿分开,黄蓉的阴户又一次大开,而且这次连菊花的抽搐都看得清清楚楚。“不要再弄了!快住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没等黄蓉说完,小莲的针就扎到了黄蓉的阴蒂上,一下子黄蓉再也受不了了,她的脸变得绯红,两片肥美的阴唇开始一张一合,活像只鲍鱼。小莲笑了笑,把阴唇扒开,不料一股阴精直接喷了出来,射到了小莲的脸上。小莲抹了下面,不快地说:“娘子你未免也太淫蕩了,才刚刚刺激了下就潮吹了,看来真是个浪骚蹄子啊!”黄蓉红着脸扭过头不言语,就像个尿床的孩子一样。小莲用棉签擦了擦黄蓉菊花上的褶皱,之后就拿了朵花插进了黄蓉的菊花里,花茎插了进去,留了花在外面。如今黄蓉的样子看起来更能引起人的性欲,此刻的黄蓉赤身裸体,白皙的奶子上插了两根针,而且针的下方乳头上已经有了些液体,黄蓉双腿大开,秀出了自己的鲍鱼和菊花,而且菊花上还插了朵娇花。“这花也是有药性的,以后娘子和我们将军行房的时候,娘子的后庭花能不能受的住全看娘子现在对花的吸收力了……”黄蓉依旧倔强嘴硬道“谁会和你们将军交合!”但嘴上这麽说,可黄蓉勃起的乳头和阴蒂都证明了黄蓉此刻内心有多麽渴望男人。

        过了半个时辰,小莲先是将双乳上的针拔掉,“嗯……”黄蓉身心一阵,紧接着黄蓉的乳头开始